柯桥新闻网-绍兴县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柯桥新闻网-绍兴县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柯桥地方互联网门户。柯桥新闻网拥有在网民中具有高度影响力和号召力的门户论坛社区青柯桥。网站下设柯桥新闻、柯桥房产,柯桥汽车,柯桥美食,柯桥旅游等频道,是柯桥互联网用户获取信息的媒体平台。

菜单导航

韩国文学和韩国电影,都少不了他,韩国电影,韩国,密阳,绿鱼,李沧东
> 柯桥教育 > 正文

韩国文学和韩国电影,都少不了他

作者: 柯桥 更新时间: 2022年08月08日 12:33:08 游览量: 157

简述:

韩国文学和韩国电影,都少不了他,韩国电影,韩国,密阳,绿鱼,李沧东

韩国文学和韩国电影,都少不了他


图源《燃烧》(2018)。


韩国著名导演金基德曾这样评价自己在本国电影界的地位:“在韩国,我是第三号人物,姜帝圭排第二,李沧东排第一。”在人才辈出、各显其能的韩国导演界,能获得同行如此评价,足可见李沧东的独特之处。和商业片领袖姜帝圭、艺术片大师金基德、独立电影第一人洪尚秀、后起之秀奉俊昊等一众影视奇才相比,李沧东或许是兼具文学和社会气质的那个。在进入电影行业之前,他曾是一位著名的小说家,1983年就公开发表了自己的处女作《战利品》;1987年发表《烧纸》;1992年发表《鹿川有许多粪》,并在同年获得《韩国日报》的创作文学奖。之后他接受导演朴光洙的邀请,正式进入电影界。与此同时,韩国电影开始在国际影坛崭露头角。2002年,有“韩国电影教父”之称的林权泽凭借《醉画仙》荣获第五十五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打响了扬名海外的第一枪。后辈李沧东紧随其后,在同年9月凭借《绿洲》夺得第五十九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银狮奖,实现韩国电影又一国际成就。去年,《烧纸》同名小说集引进中国,其中收录了李沧东早期的十二篇短篇小说;今年,李沧东封笔之作《鹿川有许多粪》也在中国出版。两本小说集共同呈现了两代裹挟在汹涌历史浪潮中的底层人物,“深层剖开韩国现代社会中普通人的生存困境,将其经受的历史创伤、人性的残酷、个体命运遭受侵害等问题连根拔起。”

韩国文学和韩国电影,都少不了他



《鹿川有许多粪》[韩] 李沧东 著,春喜 译武汉大学出版社,2021-8
在文学与影像之间,李沧东秉持了始终如一的关涉和互文。正如《烧纸》的中文译者金冉所说:“如果没有小说家的经历,就无法形成他的电影叙事。而通过电影,他又突破了小说叙事,进入了小说未能完全实现的领域。这也是他作为‘电影作家’取得成功的主要原因。”

父辈的集体缺席

李沧东出生于1954年4月的韩国大邱,彼时持续了三年的朝鲜战争刚刚平息,这场战争给民众带来了永久的伤痕。这是一个国家刚刚经受战乱、政权屡次更迭、社会运动频发的年代。

李沧东的父亲被当地判定为“左翼”分子,长期没有工作,全家生计都依靠母亲做韩服裁缝来勉强支撑,这使得李沧东的幼年生活极其困窘痛苦,从小就很憎恨自己的父亲,同情自己的母亲。回忆幼年时光,他曾说:“过得真不容易,当然很穷,我父亲是左翼,因为他而受到的痛苦数不胜数,也许你不能相信,我从5 岁时就想到人生就是地狱。”

韩国文学和韩国电影,都少不了他



2019年,李沧东获亚洲电影大奖终身成就奖,图源@亚洲电影大奖学院。

苦难的童年经历浸润了李沧东的艺术创作。最明显的一点是,在他的文学和电影里,父亲这一角色几乎是集体缺席的。

在早期的小说中,父亲多以一个“革命失败者”的形象隐形出现。比如《祭奠》中曾经从事右翼活动的父亲,在老年之后破产并中风,成为一家人的负担。

缺席的父亲自然诞生了或压抑隐忍、或强势暴戾的母亲。《脐带》同样描写被左翼父亲影响的家庭,叙述重点却放在父亲被冤死后,守寡的母亲和遗腹子大植的生活。母亲在大植成婚后仍然干涉夫妻之间的生活,得知亲家公是“左翼分子”后,更加蔑视和虐待儿媳,甚至想用离家出走的方式逼走儿媳,表明自己和“左翼分子”不共存的态度。

韩国文学和韩国电影,都少不了他


《烧纸》

[韩] 李沧东 著,金冉 译

武汉大学出版社,2020-5

《龙川白》则是一次李沧东对于自己父子关系的正面审视。小说中的父亲金学圭年轻时曾因为参与共产主义运动,经历过一段牢狱生活,老年之后过得像是“一头踩踏着自己的粪便生活的老牲口”。为了自己的共产主义理想,他将儿子取名为与“马克思”发音相似的“莫沭”,殊不知这也给儿子戴上了一辈子的枷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