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桥新闻网-绍兴县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柯桥新闻网-绍兴县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柯桥地方互联网门户。柯桥新闻网拥有在网民中具有高度影响力和号召力的门户论坛社区青柯桥。网站下设柯桥新闻、柯桥房产,柯桥汽车,柯桥美食,柯桥旅游等频道,是柯桥互联网用户获取信息的媒体平台。

菜单导航

在越城区孙端街道、陶堰街道与上虞区道墟街道3个街道交界处,有一处碧波万顷的湖泊,唤作贺家池,已有千余年的历史了。 贺家池曾是一湖碧波,在抗旱泄洪、调节水源、引船走货
> 原创 > 正文

贺家池:千年名湖涅槃重生

作者: 柯桥 更新时间: 2022年06月27日 16:09:12 游览量: 179

简述:

在越城区孙端街道、陶堰街道与上虞区道墟街道3个街道交界处,有一处碧波万顷的湖泊,唤作贺家池,已有千余年的历史了。 贺家池曾是一湖碧波,在抗旱泄洪、调节水源、引船走货

贺家池:千年名湖涅槃重生

       在越城区孙端街道、陶堰街道与上虞区道墟街道3个街道交界处,有一处碧波万顷的湖泊,唤作贺家池,已有千余年的历史了。

贺家池曾是一湖碧波,在抗旱泄洪、调节水源、引船走货、灌溉饮用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不过,这个碧波荡漾的贺家池,也因被泥浆、渣土、鱼塘和农田占领,一度失去了美丽容颜。2014年以来,我市开展贺家池水环境专项整治工作。经过4年的攻坚后,如今的贺家池重现碧波美景。

多种传说流传至今

据史料记载,贺家池水域面积最大时超过3600亩,曾是虞绍平原第二大湖泊。关于“贺家池”河名的来源,有多种版本。

据《绍兴市志》记载,“贺家池位于绍兴县皇甫乡(柯桥区孙端街道)和上虞肖金乡(上虞区道墟街道)交界处,为两县共有。传为贺姓聚居村庄,至宋代积水成湖,故名。”

在《皇甫庄村志》中,“贺家池”来源则与两个传说有关。一则是贺家村里有个池叫做贺家池,上虞道墟也有个池。这两个池里都住着蛇精,残害百姓。为求太平,贺家村每年都要将一对童男童女沉到湖底,献给蛇精。最终童男贺小虎杀死了一条蛇精,救下了童女,但还有一条蛇精继续兴风作浪,将贺家村变成了一片汪洋,即如今的贺家池;另一则传说是贺家池原来是一个村庄——贺家庄。村民将在此睡觉的小青龙的龙角当做竹笋砍了,小青龙摇动尾巴翻了个身,就将贺家庄翻了个底朝天,村庄消失后,就成为了贺家池。

不过在文学史上,“贺家池”和贺知章或许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唐天宝三年(744),贺知章回到故乡绍兴。在这里,他不仅写下了脍炙人口的《回乡偶书》,足迹亦遍布乡野。《新唐书》记载:“以宅为千秋观而居,又求周宫湖数顷为放生池……”相传,贺知章放生的“周宫湖”,就是如今的“贺家池”。明代袁宏道也有诗曰:“昔闻八百里,今来八百亩。为问袁阿宏,可如贺监否?”“贺家池”之名,也许同贺知章有关。

“无论是两个带有传奇色彩的传说还是带有文学气息的史记,能够流传至今,无不体现了老百姓对贺家池的喜爱。”孙端街道皇甫庄村党委书记钱建林说,富饶的贺家池湖鲜肥美,是不少村民捕鱼捞虾的好去处。

破坏水域生态修复

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记者来到孙端街道皇甫庄村,一睹了贺家池的风采:波光粼粼的水面,一望无垠,如同镶嵌在古越大地上的一面巨大宝镜。成群结队的白鹭从湖面上飞过,湖底的鱼儿不时悄悄地跃出湖面吐个泡泡,湖边的花草在微风中摇曳,一幅岁月静好的模样。

“贺家池的好风景,来之不易!”钱建林感慨道,几十年来,我市从人进湖退到湖进人退发生了革命性变革。

时间回到2014年。当时,浙江卫视《今日聚焦》栏目播出了贺家池区域环境污染问题,贺家池被人为切割出多片农耕地、垃圾处理地。这个一度被誉为虞绍平原第二大湖的水域仅剩下不到700亩水面,尚不足史料记载面积的五分之一。

早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附近居民常在贺家池泛舟垂钓,但之后贺家池陆续出现抽水建地、开办企业、围栏养鱼等现象,昔日美好景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脏乱差。

“我小时候,贺家池水浅而清,连湖底的水草、鱼、虾都能看见。后来,贺家池池底的泥被附近砖窑厂越挖越少,河水越来越浑。湖底取土烧砖不仅破坏了湖体和土地资源,更大的危害在于烟囱排出的废气污染了大气,使附近区域农作物减产,也严重影响周围群众的身心健康。”钱建林说,当时很多村民和他一样,以为贺家池就这么被毁了。

痛定思痛。我市全力综合治理贺家池水环境,提出尽快恢复水面、连通水系、还湖于民的要求。之后,在相关部门强力推动下,农庄、泥浆车间等都被顺利整治拆除,拆除后项目用地全部还湖复绿。到目前,已累计恢复水域面积约2000亩,现有水域面积2810亩,基本达到20世纪80年代初水平。存续千年的贺家池重回岁月静好的光景,正以其广袤温润的特性重新滋养这一方人民。

美丽湖畔重焕生机

“这时船走得更快,不多时,在台上显出人物来,红红绿绿的动,近台的河里一望乌黑的,是看戏的人家的船篷。”在耳熟能详的《社戏》中,鲁迅生动描绘了幼时坐船经贺家池看戏时的情景。如今沿着湖畔行走,穿过孙端街道皇甫庄村的小径,一座名为“包公殿”的仿古建筑,向湖而立。这就是鲁迅当年看社戏的戏台旧址,在此极目远眺,水系连通后的贺家池,碧水荡漾。乌篷船上看社戏的水乡风情,百年之后,得以重现。

贺家池的生态修复来之不易,保护显得尤为重要。长效管理机制为贺家池带来更多风情和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