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桥新闻网-绍兴县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柯桥新闻网-绍兴县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柯桥地方互联网门户。柯桥新闻网拥有在网民中具有高度影响力和号召力的门户论坛社区青柯桥。网站下设柯桥新闻、柯桥房产,柯桥汽车,柯桥美食,柯桥旅游等频道,是柯桥互联网用户获取信息的媒体平台。

菜单导航

从敦煌学研究起家,再延伸至吐鲁番文书以及唐史研究,这是卢向前一路走来的学术路线
> 原创 > 正文

绍兴籍浙大教授卢向前:厮守敦煌学

作者: 柯桥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0日 23:50:23 游览量: 199

简述:

从敦煌学研究起家,再延伸至吐鲁番文书以及唐史研究,这是卢向前一路走来的学术路线

30余年来,嵊州籍学者卢向前在敦煌吐鲁番与唐史研究中提出了诸多创见。而这些创见,如今汇集在新书《敦煌吐鲁番与唐史研究》里。趁着新书出版,记者专访了这位深耕敦煌学研究的浙大教授。

绍兴籍浙大教授卢向前:厮守敦煌学

北大遇名师,入门敦煌学

卢向前的家在浙江大学西溪校区边上。自1985年在此任教起,到2012年正式退休,他把半辈子的时光都贡献给了这所大学。

不过,说起他的敦煌学研究,则要从另一所大学说起。“我是1978年考上北京大学的,引导我走上敦煌学吐鲁番学研究的两位先生是王永兴和张广达。”卢向前说。

“那时,百废待兴,敦煌学研究也是长期停滞,人才凋零,亟待迎头赶上。北大作为中国学术的中心,首担重任。当时季羡林、周一良、邓广铭、宿白等先生都非常关注敦煌学研究。而具体说起培养学生这一百年大计,则责无旁贷地落在了历史系唐史研究方向的这两位先生身上。”令卢向前至今印象很深是,1980年2月,新学期开始了,学院走廊贴出的课程表上有一门课“敦煌文书研究”。那是王永兴、张广达两位先生共同为赵和平、安家瑶他们这一级研究生开的研究课程。但1978级的本科学生,经历过多年的知识饥渴,也不管研究课不研究课的,呼啦啦一下子去了20多位。卢向前就是其中一位。

“先生以《西魏大统十三年计帐》文书给我们以敦煌学的启蒙,留的作业则是通读这件文书。课后,我就很认真地读起来。遇到读不懂的,就去请教先生。”卢向前说,他的第一篇学术论文《伯希和三七一四号背面传马坊文书研究》就是两位先生为他选的题。

“研究敦煌文书,首先是录文。先生的要求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抄录,不管是错字别字还是其他什么字,都抄录上去,容不得半点改动。”卢向前还记得,当时的录文是在北大图书馆一楼东北角的一个阅览室里进行的。“条件比较艰苦,大白天都得把窗帘拉上,布置得像暗室似的,角落里摆放着显微机,手摇的,用猩红色的灯芯绒罩着。有点光亮,是灯光打在白色的台面上反射出来的光。暗室里面充斥弥漫着的似乎是霉味,还有胶卷因灼热而散发出来的焦臭味。我们把半个身子埋进机器中,目光便紧盯着台板反射出来的字,不多久,有点想呕吐,这是一种强烈的晕车感觉。但大家都有着投身于科学研究的兴奋,认认真真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录着。”

卢向前告诉记者,录文认字不太容易,还在于文书本身的字迹就难以辨清,而翻拍的胶卷质量不过关无疑又增加了难度。所以一旦认出一个认不清的字来,犹如破了一个大案,是很让人高兴的。

“当时我的认字功夫还不错,能认出几个

专注敦煌吐鲁番学,延伸唐史研究

别人不能认出的字,大家就戏称我有特异功能,因此还有了季羡林先生请我吃饭的美谈。那一次,季先生在写‘糖史’的论文,让我核对一份敦煌卷子,有点新发现,季先生就很高兴,专门请了我和两个同门吃饭,吃的是西餐,也是我第一次吃西餐。”卢向前说。

专注敦煌吐鲁番学,延伸唐史研究

1982年,中华书局出版了《敦煌吐鲁番文献研究论集》,这个论文集可以说打响了国内研究敦煌学的第一炮。卢向前的第一篇学术论文《伯希和三七一四号背面传马坊文书研究》也被收录其中。

也正是这一篇论文,让卢向前真正走上了敦煌文书的研究道路。从什么也不懂,到后来陆续写了《马社研究——伯三八九九号背面马社文书介绍》《牒式及其处理程式的探讨——唐公式文研究》《关于归义军时期一份布纸破用历的研究——试释伯四六  四零背面文书》《从敦煌吐鲁番文书看唐前期和籴之特点》等诸多论文,甚至于他撰写的学士、硕士毕业论文,也都与敦煌吐鲁番文书有关。

1985年,从北大硕士毕业的卢向前,到了当时的杭州大学任教。“我开设过中国古代史、中国古代经济史、中国古代文化等课程,而就研究领域来说,我还是没有放弃敦煌文书研究。”卢向前说,他当年一到杭大就去查家底。“没到杭大前,我知道学校图书馆藏书300万册,但跑去一看,发现300万册中与我的研究相关的书籍寥寥,心中不免凉了半截。后来再到历史系资料室,忐忑之心才放下一半,那里的好东西不少,一些研究资料虽有残缺,但缺得不多。再到古籍所,又找到了黄永武《敦煌宝藏》(未出齐),特别是有敦煌文书的全套缩微胶卷在,我大喜过望。”